“洲际导弹”疑云背后:以色列”玩转”核模糊政策_网易军事
(原标题:核观察|“洲际导弹”疑云背后:以色列“玩转”核模糊政策) 据媒体报道,以色列近日在其中部地区一个军事基地对新型火箭系统进行了测试。以色列作为中东地区军事强国,被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是实际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以色列研发测试新型火箭系统,不免让外界将此次试验与以色列的核武器联系在一起。以色列谋求跻身“洲际导弹俱乐部”?谈及以色列的核战略,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即以色列的“核模糊”政策。以色列始终以一种模糊态度对待国际社会对其是否拥有核武器的质疑,这是以色列维护国家安全的一种策略。以色列以一种“我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涉核态度,让国际社会尤其是周边对以色列抱有敌意的国家捉摸不透,以色列的模糊策略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威慑策略。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成为了以色列应对国际社会关于以色列是否拥有核武器时最常用的态度。虽然以色列国土面积狭小,但是在核武器投射能力方面不逊色于核大国。以色列具备一定程度的“三位一体”核打击能力。空基方面,以色列空军配备的美制F-15I、F-16I都具备投掷核航弹的能力。海基方面,采购自德国的“海豚”级常规动力潜艇针对以色列的需求进行了一系列设计改进,具备发射巡航导弹的能力。名为“伯利恒”的巡航导弹加装核战斗部后,以色列的常规潜艇也能够担负核打击的任务。尤其是第二批购买的“海豚”级潜艇配备了AIP系统,水下续航时间更长,进一步增强海基核力量的威慑力。陆基弹道导弹是以色列战略打击能力的骨干。以色列的陆基弹道导弹力量以“杰里科”(Jericho)系列导弹为代表。如果将“沙维特-3”固体运载火箭改造为洲际导弹,射程至少超过6000公里,外界分析认为,“杰里科-3”导弹的技术基础是沙维特-3”火箭“杰里科”不同型号涵盖了短程到远程的射程区间。短程弹道导弹“杰里科-1”射程达500至680公里;“杰里科-2”的射程则达到了1500至1800公里,属于中程弹道导弹,可以打击伊朗境内的目标。2007年左右,以色列开始量产射程达6000公里左右的“杰里科-3”型远程弹道导弹,欧洲部分地区、中东全域都在以色列导弹的射程内。有分析指出,以色列此时试验的新型火箭系统与火箭推动系统、即通俗理解的火箭发动机等设备有关。这一举动有可能是为了未来研发新型反导系统,或开展新型民用运载火箭的研发,也有可能是为了进一步改进已有的“杰里科-3”型导弹,使之具备更大的载荷能力或更远射程。同时,也不排除是为了研发更新型的“杰里科”导弹。按照已公开的“杰里科”不同型号导弹的射程,如果以色列未来升级原有的或研发新型“杰里科”,将会是一款达到洲际射程的弹道导弹,帮助以色列跻身“洲际弹道导弹俱乐部”。通过引进“海豚”级AIP潜艇,以色列打造了一支颇具特色海基核力量以色列强化对域外大国威慑力以色列此举实际上继续践行了其多年来秉持的核模糊策略。以色列实际拥有核武器被国际社会所普遍认可,以色列的核模糊策略对于提升以色列的战略威慑能力,威慑潜在对手以及维护国家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中东地区以色列最主要的安全竞争对手即是伊朗。伊朗是以色列最主要的威慑对象。威慑的有效性不仅取决于自身能力、自身使用能力的决心,也取决于对手对这两者的感知。伊朗对以色列是否拥有核武器能力持有肯定的态度。在2018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高调展示了所谓伊朗秘密核武器计划,而伊朗外长则马上回应以色列是(中东)地区真正的核武库。在伊朗眼中以色列拥有核武器是确定的,以色列早年研发列装的“杰里科-2”、“杰里科-3”型导弹具备覆盖伊朗的射程已然是事实,即以色列拥有核武器和具备地区核打击的能力在伊朗看来毋庸置疑。威慑有效性判断标准中以色列的自身能力得到了被威慑对象——伊朗的肯定。威慑有效性的另一重要判断标准即使用能力的决心。以色列对伊朗涉核举动的态度十分强硬。今年11月初,伊朗宣布在福尔多设施进行丰度达5%的铀浓缩活动,以回应美国的制裁。伊朗的举动招致了以色列的强烈不满,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伊朗表态进行铀浓缩后不久即强硬表示绝不允许伊朗发展核武器。以色列和伊朗之间针对彼此的强硬态度来自于两国长久以来的对抗和敌视。伊朗因为伊斯兰革命、人质危机等事件与美国关系彻底闹翻,走向了美国的对立面。伊朗不愿意屈服美国的中东霸权,而作为美国中东地区最紧密盟友的以色列,实际上即是美伊对抗的中东代言人,美国与伊朗矛盾的最直接地区表现即延续在以色列与伊朗的对抗关系上。此外,以色列是中东地区唯一不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而伊朗是伊斯兰教什叶派国家,两国有着宗教上的一些矛盾。伊朗试图拥有核武器的努力进一步刺激了以色列,以色列和伊朗围绕核问题的博弈和对抗程度不断加深。以色列和伊朗近年来围绕叙利亚等地区安全局势的对抗、围绕核武器在外交场合的“互喷”,反映出两国把对方视为最主要的地区安全对手。在这种态势下,以色列和伊朗针对对方都具有较强的对抗意愿,以色列和伊朗把对方作为自己“大杀器”的首选目标也在情理之中。F-16I可用于投掷核航弹为了能让对手感知到威慑的存在,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将威慑能力清晰地展示出来。但是对于以色列,还要考虑规避国际社会对于以色列核武器的关注,减轻国际社会关于以色列核武器合法性的压力。为了同时达到上述两种目的,以色列所秉持的核模糊策略或相关战略武器的模糊能力的展示就很有必要。以色列对新型火箭系统的测试,给了国际社会揣测其真实用意的空间,也让以色列的对手无法判明以色列的真实目的。而这种无法判明性,恰是以色列模糊策略的用意。针对伊朗而言,以色列已有的“杰里科”早期型号足够覆盖伊朗,在实战层面上以色列具备打击伊朗的能力,而此番举动更多的考量或是技术实力的展示,即向伊朗展示以色列具备足以与世界核大国比肩的火箭技术,隐晦地告知伊朗以色列的技术能力和水平,敲山震虎,警告伊朗。美国与伊朗的关系日趋紧张,自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后,伊朗不断加大有关核武器制造的涉核举动来表达对美国制裁的不满。作为美国中东地区核心盟友的以色列对伊朗的威胁感知越来越大。以色列国土面积狭小,几乎没有战略纵深,因此以色列对对手的军事能力敏感度较高,不遗余力地发展自身国防实力。现阶段来看,以色列的火箭技术测试刻意保持了其用意目的模糊性,这一模糊性进一步强化了以色列的威慑效力。美伊对抗、以伊对抗的态势短时间内不会缓解,中东地区主要国家间竞相展示军事能力以威慑对手的局面或会愈演愈烈。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如果纯粹只为威慑伊朗,“杰里科-2”以及改进型号即可满足要求,研制射程超过6000公里的“杰里科-3”和洲际导弹,显然有更深层次的战略考虑。中东地区历史上是大国博弈的焦点地区,以色列自建国以来十分注重国防能力的建设,以色列明显不满足于只威慑地区安全对手,一些地区对手背后的域外大国也是以色列所威慑的对象,以色列“杰里科-3”型导弹的射程足够覆盖欧洲部分地区。此次试验新型火箭系统或为洲际导弹铺路,是为了进一步提升以色列对深度军事介入中东地区事务域外大国的威慑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